-拈花温酒-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创作水平自我检测问卷

珏生.:


@南溟有舟 ,原问卷地址:http://focloud.lofter.com/post/1d9a50f7_1113ef06
……真是一写问卷才发现,我原来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吗。答题范围是近半年,主要是因为别的都在电脑上,我又懒得上lof翻归档(而且太烂)。

【创作】
1.最流畅,最有灵感的一段:
有一天我向他提起叶修,他没有说话。
他们已经分开很久了。 叶修在一个冬天离开,再也没有回来。他一言不发的消失,像是人间蒸发,也像是从来没有来过。
但家里到处都是他曾经和我们共同生活过的痕迹。
哥哥急疯了,我很多年没有见他露出那样的神色。我们从网吧开始找,找到我们不久前曾一起踩过雪的结冰的湖边,找到隔壁社区有着高大假山的公园,我们甚至去了常去的商场,哥哥冲到服务台,想要用广播喊一遍叶修的名字。
他甚至找了照片,想去张贴寻人启事。
最后是我拽住了他。我说,叶修并不是一个会让自己迷路的人。
哥哥何等聪明,他明白我未说出口的潜台词。叶修不会回来了。他的神色黯淡下去,像是一朵花一样迅速的枯萎了,花瓣上的最后一滴露水恐怕是眼泪,落下去的时候,像是抽走了这个年轻人身体里全部的生机。
后来我们正常生活,但兄妹两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我们谁也不去提那一段三个人的时光。
我们再也没有提到那个名字。
《减字偷声》
2.修改次数最多的一段:
楚云秀的目光穿过酒吧里往来躁动的人群。
午夜时分一旦临近,白日里沉淀的色欲就都被酒精催动着漂浮起来,空气潮湿粘腻,隔着灯光闪烁暧昧的颜色,肉体和爱情显得一样的诱人。
她站在角落里,已经盯着舞池看了很久了。
那儿有位陌生的姑娘一直在跳舞。那舞蹈热烈又灵活,女孩儿常常是踩着节拍转了个身就掩进了人群里,让楚云秀一时半会儿再难以找见她了。
楚云秀说不上这是哪一种舞——也许不成系统,只不过是她随心所欲的摆动腰肢。
短暂的一支歌进入高潮部分,女孩忽然从舞池的边缘滑进中央,在攒动拥挤的众人间旋转起来。她高跟鞋的声音每一下都踏在鼓点上,暗红色的裙摆在低空飞扬,看起来像是一朵人海里盛放的艳丽鲜花。
人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似的,一瞬间万物都失色,没有人不为她让路,没有人不被她折服。
《attention》
她最初是短发。出来打游戏的时候高三才毕业,左右不过十七八岁,梳标准的学生妹发型,又直又顺的头发齐着耳根,看起来可爱乖巧的不得了。
但那都是表象。楚云秀天生自然卷,头发粗硬,不打理的时候短发活像一蓬乱草。可姑娘爱美是天性,只得每天提前半小时起床,洗了头发吹得半干,然后对着镜子用直板夹一点一点塑造形象,看她滴水翘起的发梢伏贴在耳后,同打卷的鬓角一同被消磨了弧度。
《裙下之臣》
我讨厌写开头。
3.最愉悦/兴奋/紧张的一段:
苏沐秋在这之前从不知道叶修会弹吉他,也从没听过叶修唱歌。这个穿着警服的青年坐在人群中,身边是闪烁的火光。
歌是粤语的,苏沐秋不大听得懂。但叶修神情难得平静,甚至嘴角微微上翘,好像还饱含着某种温柔热情的爱意似的。
叶修一直微微低头看吉他,副歌的时候才舍得抬头看一眼苏沐秋的镜头。青年眼睛明亮,瞳孔里映着一把和他的情歌同样炽热的火光。
苏沐秋被这个眼神震了一下,然后抑制不住的笑起来——他太喜欢叶修的这个眼神了,好像从里面能够看见这个世界上最热烈的爱情一样。
他就该是这样热烈的。苏沐秋想。
毕竟喜欢上叶修的每一天对于他而言,世界上都像是凭空多了一个太阳。
后来这个视频被刻进纪念光盘里,苏沐秋自己私底下留了一份电子版的,到现在已经陪他度过了他在嘉世卧底的这一段漫长时间的无数个深夜和黎明。
《死性不改》
4.最悲伤/沮丧/心酸的一段:
事到如今,苏沐秋已经懒得再去说服自己不去爱叶修了。这对他来讲其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毕竟感情本身就脆弱,容易让人疲惫不堪,而像他这样怀揣一腔永远得不到回应的赤忱热爱就更加痛苦。
心动是一件非常折磨人的事情——因为心动本身廉价又轻而易举,但它却令人发疯一样的渴望一个两情相悦的美满结局。
然而最难也就不过如此了。
对于苏沐秋而言,一旦鼓起勇气承认了爱叶修,就要张开怀抱接受这份爱意带给他的所有伤害。他可以站在叶修面前亲口告诉他爱他,也可以花无尽的时间去让他明白这份心意……可他未必有勇气接受叶修从他生命里抽身而去。
苏沐秋不怕叶修不信,他怕叶修不爱。
可叶修不能,也真的不爱他——这是显而易见的,无论他一生中去过什么样的地方,见过什么样的风景,爱过什么人,最后都会娶一个漂亮的姑娘过完一生。他不像苏沐秋无依无靠,从心到身都光棍一条,反正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爱了就是爱了,他有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使命,有他在这个位置上所有必须要做要背负的事情和责任。
他们都是不自由的,谁也不能例外。
苏沐秋端着做好的菜粥回到房间,叶修还在睡,他侧着躺在塌上,睡梦里颤动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苏沐秋亲了亲他,留了张字条就转身出门了。
他其实出门并没有事情要做,只是要留够时间给叶修离开。
苏沐秋在这之前从没有爱过一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才算是爱他,因此只能抱着他心酸的沉默,让自己变得更加的体贴——哪怕这体贴并不出于本意,甚至并不那么合适。
《迷迭香》
苏沐橙用手背不停抹眼泪,小姑娘心里委屈,哭得一抽一抽的:“我们班男生……他们说我没爹没妈。”
苏沐秋听了前半段,怒气冲冲的要冲出去和苏沐橙同学讲道理,听了后半段,这个还在念小学的孩子立刻陷入了一种令人心碎的沉默当中。
苏沐秋心里知道这群混小子肯定嘴上没个把门的,说出来的话好听不到哪儿去,但他也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他大可以冲上去打他们一顿,但这永远掩盖不了他们兄妹父母双亡的事实。
——况且哪怕用武力让这群小王八蛋闭了嘴,转眼他们也会领着各自的爹妈上门找麻烦。苏沐秋心里清楚得很,他自己毕竟也才十一岁,根本没人会把他当回事,身后没人撑腰,连说话的底气都比别人差一截,因此软刀子再疼,也只能委曲求全地往下咽。
苏沐秋心里也委屈,他咬着牙,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深恶痛绝,恨不得能抽筋拔骨重新塑造一副骨肉进去,能让他一朝成人,变成苏沐橙那片永不会塌的天。
苏沐橙半晌没见她哥有什么动静,小姑娘刚刚抬起头,苏沐秋就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他低着头用力眨了眨眼,伸手一把将他在世界上唯一可以相依为命的家人紧紧抱在了怀里。
“我们有爹有妈……你别听那帮混小子胡说八道,”他拍着妹妹的头,“你还有我呢。”
《披星戴月》

【技巧】
1.设定最复杂:
衔尾蛇。毫无基础的完全架空世界观,时至今日要我提笔续写我也非常害怕了,哪怕脑子里有东西也很难把握啊。
2.角色语言/心理最精彩:
“师、师兄……”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张二毛身后传出来。“这儿是叶府……不好吧?”
苏沐秋这才注意到后头还藏了个小豆包,他是整个戏班子最小的孩子,平时睡觉的铺位就挨着苏沐秋,苏沐秋和他不算太亲,但也是诸多混账师兄里非常照顾他的了。
“张师兄……”小豆包见没人理他,又叫到。
“大少爷!您要的东西给您找来了!”回廊另一段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张二毛回头,眼尖的看见假山后一闪而过的一片衣角。
“来人了,走走走……苏沐秋你别得意!”
这帮人来的快,走的也快。小豆包坠在后面,从苏沐秋身边跑过去,他像是想起什么来,又再次折回来,从苏沐秋身后向他狠狠一撞。
苏沐秋措手不及,向前一个踉跄铺在地上。
小豆包扯了一把他的袖子,十岁出头的孩子从他狼狈的样子里找到了乐趣,“咯咯”笑着在青衣散了一地的漂亮戏服上狠狠跺了两脚。
“呸!”他学着张二毛的样子啐了苏沐秋一口,转身头也不回的一溜烟跑了。
《迷迭香》
苏沐秋倒酒的动作顿住了,他放下酒杯,闭了一下眼睛,在心里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他和叶修的感情收支太不平等了——看吧,尽管叶修让他吃了那么多苦,遭受那么多本不应该遭受的伤害和折辱,让他愤怒让他难过,但只要叶修用这样的神情对他说上一句“对不起”,苏沐秋就什么都原谅他了。
只这三个字,就险些让他刚刚狠下心做的决定分崩离析。
《迷迭香》
我不是很会写这种东西,基本不写……咦那我是怎么写到今天的(?)
3.角色神色/动作最精彩:
角落里的灯光相对昏暗一些,壁灯的颜色暖洋洋的,苏沐秋的白色西装外套被他搭在椅背上,身上只穿了一件干净得体的白色衬衫,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肘,露出一截清瘦的臂骨。他低着头喝酒,五官被灯光昏黄的颜色衬着,竟显得有些温柔。苏沐秋天生一双艳丽的桃花眼,脸上又常年画着浓墨重彩的油彩,大多时候看起来视觉侵略性都很重,难得有这种几乎是铅华洗尽的时候。
或许是这个角落太过隐秘,又或许是躯壳终于盛不住苏沐秋满溢的心事,这个人终于自暴自弃一般地卸下来自己背负多年的沉重甲胄,露出不为人知的落拓和软弱。
叶修忍不住靠着柱子不声不响的多看了他一会儿,以为一瞬间他接近到了一个可以伸手触碰这个人的灵魂的位置。
苏沐秋抬头看了叶修一眼,他在这一眼的功夫里,俨然又已经把自己武装起来了。
《迷迭香》
他知道自己不应当和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做这样的事,可那个年轻人坐在吧台的角落里吸烟的时候眼神沉郁,下颚轮廓的边线锋利,全然不像他刚刚吐出便散了的那口烟。他冰冷又尖锐,简直是一把未出世的钢刀。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好看要命的危险诱惑的。
《常骨》
4.人物最暧昧:
楚云秀摇头不答,她抽出一支烟点上,为苏沐橙叫了一杯辛德瑞拉。女人葱白色的手指夹着细长的烟,小烟熏和黑色衣裙都隐在月光照不到的暗处,只有火星最烫人。
她身上飘散的薄荷烟草味道反而异样的催情。
苏沐橙从她放在桌上的烟盒里自顾自的抽出一支,附身向前,让两支散发同样味道的烟凑在一起点燃。这距离太近,楚云秀甚至能看见苏沐橙唇边一点难以察觉的微笑。
女人细细的抽了一口气,然后以同样的姿势俯下身,含住烟嘴,尝了一口她抽了多年的烟。她们的额发蹭在一起,是似是而非的亲密接触。
苏沐橙并不抽,她只是夹着那支烟,一边支着头看楚云秀,一边在桌下用脚尖踢她的椅子。她动作的时候小腿带动裙摆,一下一下的蹭着楚云秀的脚腕,丝线绣的花纹在月光下闪烁,好像她裙摆上有一条流动的长河。
《attention》
5.最贴合角色:
爸妈刚走的时候,兄妹两个人着实吃了好一段时间外卖。那时候苏沐秋拒绝了居委会要把他们送去孤儿院的建议,执意要自己照顾妹妹。男孩年纪不大,主意却很正。苏沐橙是他的妹妹,他必然要带着她长大,家是一个集体概念,谁也不能抛下谁。几个大妈看他们两个实在是可怜,同情心泛滥,给他们家走了个后门,两个不到法定年龄的孩子吃起了低保。
隔壁的王大妈把材料送来,临走前念叨苏沐秋:“低保一个月就那么几百块钱——你看看你们这,天天吃外卖哪儿行啊,这日子怎么过!你连饭都不会做,怎么养活你妹妹啊!”
苏沐秋好声好气地把她送出门,态度却很强硬:“我可以学。”
《披星戴月》
我不ooc的文怕是没有。
6.画面感和慢镜头感: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他说话慢吞吞的,手底下的动作却很利索。过年时新买的毛衣叶修穿着有点宽松,黑色的V字领里漏出一截少年敷着苍白皮肤的锁骨,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
苏沐秋一边向碾碎的南瓜泥里倾倒炼乳,一边琢磨着怎么把叶修养的胖一点。他这两年来飞快的长个抽条,少年身形细长单薄,合身的衣服总是填不满,空空荡荡的,冬风里看过去几乎有些衣衫猎猎的效果,让苏沐秋总有一种他会被吹走的错觉。苏沐秋想了想,又向南瓜里加了一勺炼乳,他记得叶修喜欢吃甜。
他早上用木薯粉和了面,现下已经醒好了。光滑的木薯团被苏沐秋擀成薄薄的皮,中心搁着一块紫薯,被仔细的包裹起来,只隐约露出内里的一点鲜艳紫色。叶修照猫画虎的包了两个,不幸没控制好量,包漏了馅。苏沐橙没见过人包汤圆,她看着新鲜,索性也不管苏沐秋一直在催她去写作业了,支着脑袋在边上看,偶尔给苏沐秋捣个乱,再去叶修边上凑个热闹,弄得自己手上脸上都是白花花的木薯粉,活像只大眼睛的小花猫。
《街灯晚餐》
7.朗读时最富有节奏感的一段:
新娘子伸出她那皮肤细白的手,悄悄撩开轿子的帘子,从缝里打量她这未曾谋面的郎君。
然后对着叶修这个王八样感到了无比的惆怅。
哇,这是搞么子撒,这咋还看起来真是个霸道王爷?一会儿进洞房我要怎么办?陪他演一出霸道王爷爱上我吗?不对啊,霸道王爷通常没有新婚夜都是摔门就走的!
这叶修看着挺好一大小伙子,可别说傻就傻了。
……新娘子面上八风不动,心里已经上蹿下跳火急火燎的耍了一套少林降龙十八掌接丐帮三十六路打狗棒最后还上了一套华山剑法和郭芙蓉排山倒海。
可她还没惆怅完,就发现叶修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眼睛滴哩咕噜乱转,可就是不看他边上这个装着新娘子的花轿。
……这怎么肥四!
《一个段子》
念起来超有节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写freestyle出身。

【个人喜好】
1.最有趣的一段:
叶修:
下线的线人给了我一些照片,比我们资料上得到的书面信息要看起来更直观。嘉世这个地方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危险。
不过没关系,我是谁啊。这一去搞不好就拯救千万失足在海洛因里的少年啊!
老子天下第一,苏沐秋

苏蘑菇:
又不是你和嘉世交火最后受伤在家种蘑菇的时候啦?
我后来才知道你背着所有人去和线人见了一次面,你既然对嘉世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心知肚明……哎我也不知道该夸你胆肥还是该说你心大。
我联系不上你,也不知道你最近怎么样。
是是是,你最厉害,给你厉害坏了,叶修
《三千世界和滚滚红尘里的爱人》
我其实觉得上一题的段子就很不错。
2.最符合三观/思考有深度:
“和我走吧。”苏沐秋站在踏往轮渡的台阶上,他浑身血污,微微侧头的时候尚能看见干净的琥珀色的眼睛,得以窥见一点叶修往日熟悉的影子来。
“我……”
“和我走吧。”苏沐秋又重复了一次。
叶修说:我是一个卧底。
“我不在乎,和我走吧,叶修。”
蛰伏多年的卧底向他伸出手去,被苏沐秋用力拉了一把,流弹险而又险地擦过叶修的头发。
可叶修脚下并没有动,他甚至攥紧了苏沐秋的手,将他向反向拽来。
苏沐秋猝不及防,被他一把拉到怀里,在短促的呼吸里闻到他头发上的薄荷香。然而下一刻,他感到天旋地转,被叶修用标准的擒拿姿势压在身下,手腕被犒上了某种冰冷的束缚。
“我不能让你走……你要留下,要为你曾经所有罪咎承担责任。”
“沐秋,血里浸洗出来的天下,终是要用你的血来还的。”
苏沐秋一言不发的被他从地上拽起来,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让叶修连他最后一点温柔轮廓也看不见了。
“去吧,”叶修把他往前搡了一把,将他推向来接手的警官跟前。“十年二十年,我等你把牢底坐穿。”
《己亥岁》
3.最喜欢的一段:
他想起一些昔日旧时节,十几年前的记忆片段被他从零碎的生活里翻出来,那些东西蒙尘枯黄,很久之前就被苏沐秋生命里骤然燃起的一把大火烧成了焦炭。潮湿阴冷的深巷和弄堂苏沐秋已经离开很多年了,门口那辆走起来吱呀作响,像是随时都会散架的那辆自行车他也自始至终都不会骑。可他隔着岁月远远望回去,总是觉得他身体里枯萎多年的东西重新鲜活起来,它抽枝发条,顷刻之间枝繁叶茂。
《CHANDELIER》
这个总是在演着别人戏本的人难得与人分享一次自己的故事,叶修就是个瞎子,也能看见苏沐秋身上这一点难得露出的显而易见的难过。他不太会安慰人,面对苏沐秋背影张嘴几次,到底还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好靠他更近两步,伸手拍拍苏沐秋的肩膀。
反倒是苏沐秋反过来安慰他:“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其实也是正常的,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他朝着叶修张开自己的双手:“我只是想把这些东西告诉你而已。”
我只是想把我的过去和真心一起,坦诚的、毫无保留的都告诉你而已。
叶修“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他安静的跟在苏沐秋身后,看他和那个年轻人完成所有关于这座老宅的交易。
他是个精明人,其实什么都知道。他知道苏沐秋是个难得的痴情人,也知道他从来都不容易,因此他始终愿意迁就一些苏沐秋,对他更好一些。
但叶修同样知道,这对于苏沐秋来讲代表不了任何东西。
但叶修没想过苏沐秋会这样快的选择把他所有的过去和腐烂的伤疤都掀出来摆在自己面前,这样深重的情意摆在面前,几乎要让叶修生出一种难当的愧疚。
《迷迭香》
放飞自我的刀子我都喜欢。


并无写过几十万字应有的水平。

评论

热度(34)

  1. 春深庭.春深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拈花温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