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温酒-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珏生.:

叠衣服叠到一半听到这句就很想写甜饼……所以就随手写写,吃块糖开心一下。

两个人刚刚进嘉世的时候,双向暗恋。

叶修刚刚当上队长,少年人没有带队的经验,多少有点小心翼翼的。晚上熄灯以后自己一个人在训练室里准备第二天的复盘,回到卧室的时候苏沐秋已经睡了,被子帮叶修铺好了,床头灯留着一盏,昏黄的灯光旁边是正温的一杯水。叶修喝了水,轻手轻脚的摸到苏沐秋床上,后者还是像曾经两个人睡在出租屋狭窄的小床上一样习惯侧着躺,平白空着一半床,他就借着苏沐秋无意空出的一半空间躺下。这一半窄小的空间让他觉得很舒心,深夜里有苏沐秋温热的体温,枕头上有他洗发水的香味,叶修小心的拽住苏沐秋的睡衣袖口,见他没有反应,这才放心闭了眼沉沉睡去。
第二天苏沐秋一早就醒了,单人床容不下两个长手长脚的少年,睡梦里难免磕碰纠缠,睁眼的时候叶修几乎是八爪鱼一样扒在他身上的。他们身上还盖着一床不薄的被子,苏沐秋被热的不行,但他只是眨了眨眼,依旧直挺挺的躺着给他的小队长当抱枕,并没有把还在做梦的叶修从身上拎下去。
起床以后问起叶修为什么不睡在自己那,叶修叼着食堂的包子说半夜冷得很,要找他取暖。苏沐秋看了看墙上的日历和窗户外头的艳阳天,心说秋老虎正烈,被子又那么厚,你冷什么冷,晚上不踹被就算你了不得了。但他嘴上什么也没说,趁着叶修心虚的时候眼疾手快地抢走了盘子里最后一根油条。



我的天哪我觉得双向暗恋好可爱啊……把我自己萌的不行。

评论

热度(53)

  1. 春深庭.春深庭.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拈花温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