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温酒-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珏生.:

最近很忙。可能是从一号开始全加所有院校的申请窗口都开放了的原因,一下就显得紧张起来。我其实已经紧张好久了,一年还是两年,记不清。已经去了ubc的招生会,明天还有一场大规模bc及部分东部院校的,可能出门时会被招生简章塞满怀。学校里经常也有assembly,来来去去的提醒你写grad transition,做volunteer——我前年提前做好的十七个小时全报废,呵。
学业也不大顺心吧,总觉得什么都没干,身体精神已经都疲惫不堪了。最近觉得视力有下降,心脏和胃也一如既往不怎么样。
琴已经不练了,章也不刻了,看来看去,也就只有写写故事一个无聊消遣……我毕竟没有心仪文笔吧,笔下开不出花,也常觉得没意思。萌生过退意无数次,最后还是没舍得。习惯是很可怕的,更何况哪怕笔停了,心里面草长莺飞的故事也不会死。
其实大多事情这几年都变得渐渐没意思起来,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走一步算一步,无趣人的枯萎过程再缓慢一些吧。

评论(1)

热度(16)

  1. 春深庭.春深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拈花温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