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温酒-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珏生.:

刚刚回家路上一路没人,月黑风高的,中间还有一段路,路边都是荒草坡。我就有点管不住自己的脑子。


荒草坡坡下是公路,坡上是一个很大的教堂,教堂背向草坡而立。草坡中间一段大概是下陷的(因为我没上去过),从坡下看不见那一段距离,视觉上像两块草皮接在一起,中间凭空消失了一截。零下五度的冬天,荒无人烟的夜晚,亮着一盏灯的教堂背面的荒草坡,视觉上的死角……怎么看都适合抛尸啊!尤其沾上教堂,就很容易构成情杀仇杀两大杀人动机以外的犯罪动机——宗教杀人。这么冷的天,血都冻成冰了,锈红的冰压低枯草,中间的死者肢体扭曲被开肠破肚,但面容却诡异的安详。胸口被凶手用刀割出祭奠撒旦的六芒星,沾了血的天主十字架被细致摆在图案正中央。在圣母的眼皮子底下杀害她的信徒,凶手恐怕会感到难以按捺的兴奋感。


简直分分钟就能想一场疯狂diss各个主流宗教的邪教信仰者犯下的连环杀人案吧!


……可能是有点吓人了。


不过我最近选专业,绕来绕去还是瞄上了犯罪学。加上刑侦类作品和很多罪案的资料我磕的很凶,连做梦都梦见自己出警,还写了一封能把人感动到潸然泪下的遗书。我记得我在遗书里写,说要把警徽留给我们小王爷,不是要他做个警察,也不是要他为我报仇,只是要他记得他姐姐因为什么而死,要他拥有一颗向光向善的心。睡醒以后仔细想想,道理倒是没错,但是我这种琼瑶狗血脑也太可怕了!简直是戏精学院高材生。



评论

热度(13)

  1. 春深庭.春深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拈花温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