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温酒-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珏生.:

给大噶分享一下我做的梦……我每天晚上都在做这种画风奇奇gaygay的梦,简直窒息。
主要人物是我,一个小哥哥,一个身材性感但是黑长直还有点清纯的蛇蝎美人小姐姐,和一个暗恋她老板的狠毒坏女人。我和小哥哥是同一个阵营(阵营A),另外两个姑娘是两个阵营(阵营BC),除此之外还有一组人,好像也是个姑娘(阵营D)。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都有异能(……),我和蛇蝎美人是水,逼急眼了就是人形自走高压水枪。小哥哥的是什么我忘了。坏女人是普通人吧,没见过她出手。阵营D的姑娘是用火的。
在最开始还很和平的时候,我就认识坏女人,她嘴脸讥诮的和我说有个叫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的地方我永远也不会进去。(我记不住名字了!反正是四个字贼高大上)
然后回头我就误闯那地方了。一个黑色的峡谷,两边山壁像是磁石一样漆黑冰凉的。应当是有人把这峡谷修成了一个封闭的城,峡谷入口有一个大门。我在大门外被坏女人拦下,坏女人被她老板拦下。老板很年轻啊,长得也好看,高高帅帅的,还是城主,有钱。老板带我走的是峡谷大门边的一个小门(修的和他妈学校传达室一个样,真是不懂你们有钱人),进去就是老板的休息室。和我说他叫Kevin (邹凯文叔叔不好意思),总之很帅很好好像很喜欢我,是个能抱的大腿。
后来异能者成了对立阵营,三方阵营亦敌亦友。一方面呢,异能者也是人,我们要活下去就需要火种,阵营D得天独厚占着用火的小姑娘,她是我们唯一的火种。我和蛇蝎美人小姐就在争夺火种这个过程中疯狂撕逼,最后我注意到D阵营在煲鸡汤(我们都要物资匮乏而死了你们哪来的鸡?)边上没人,我也不可能空手挖火,就和小哥哥去折了外面的柳树,小哥哥去取了火种,我那枝太软,几乎像藤条,没取成功。蛇蝎美人小姐偷袭小哥哥弄掉了我们的火,并且她的狗腿嘲讽我拎着个枝条到处走,被我拿柳条当鞭子一鞭甩在她脚下,当场没屁放了。后来反正就是我和蛇蝎美人小姐短暂的达成了共识,两个人一起偷来了D队的火。
再然后小哥哥去做任务,我要去找个什么东西,就上了山。简直不能叫山,只是个高耸的黄土坡,两边是光秃秃的稻田,走到一处,蛇蝎美人小姐正等着我。我俩就打起来了,最后我被她一路逼进前面提到的那个峡谷,被她按在石壁上活活用水打晕了。我从石壁上滑下来的时候还有意识,看见坏女人走到蛇蝎美人边上,看来是串通好的。
这坏女人真是醋劲贼大,酸了八叉的,你祖上开醋厂的?东亚小醋王。
后来我被拎进了传达室,就是Kevin老板的休息室,休息室里没人,过了一会儿才走进来一个中年的油腻男人。这个男人看着我说(我是直接用中文理解的,但很奇怪我知道他说的是英语),我就知道你是有什么秘密的,你一直在keep hiding from me,你一直这么年轻你从不会苍老,而我呢,我已经是……后面他没有再说下去,从坏女人对他的态度和称呼,还有他自己的形容上来看,这个人似乎就是Kevin,但我知道他不是。
后来男人扯送领带像我扑过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应该是没有qj我)
然后视角挪到外面,小哥哥跑回阵营去找人救我,蛇蝎美人也参加了行动,她自己坑的我,居然还显得很局促不安。
但是这个地方我在梦里搞混了,出发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我和很多人去救小哥哥,是小哥哥被俘。一个梦里常见的逻辑混乱。
休息室有两个门,可以进入峡谷内部,我们从那里走的。峡谷内部是一个很辉煌的城,但活似地狱,那没有道德法律人伦,糜烂堕落,肉/欲和血腥齐飞。我们在城中心找到了小哥哥,他被绑在一个柱子上,悬得很低,周围有很多赤身裸体的男人在用自己肮脏的下半身摩擦他。我没有梦到插/入部分,只看到了猥亵,但我心里清楚是被lj了。如果没有前面我混乱的逻辑,这个情节的受害者应当是我本人。
这些人都是普通人,只是人数多,不过我们也是一群人,打起来不算很难。
阵营里的另一位男生上去把小哥哥从罪恶的十字架上解救下来,小哥哥很虚弱,手上脚上都是挣扎束缚的红痕,只能被男生抱在怀里。都这种情况了,他居然还记得冲我笑。
后来我们逃出生天,我就醒了,梦到这里不了了之。
值得一提的是,我隐约感觉到这个梦里是有cp倾向的,救了小哥哥的男生好像暗恋小哥哥,小哥哥大概有点喜欢我,我呢,我对小哥哥有点好感,但我居然是和那蛇蝎美人一对的。都这么大的世界观了,我还能给自己整个狗血四角恋出来,我他妈真是个人才。

评论

热度(8)

  1. 春深庭.春深庭.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拈花温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