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温酒-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冥界骨科】骨生花2

·鬼使黑×鬼使白

·ooc 我流黑白不吹也不黑,背景囊括yys原作游戏中国神话和日本奇谈,极尽奇奇gaygay之能。

· @炮兽不是受受 0103生贺




“你想接替鬼使白成为新的鬼使?”阎魔坐在大殿中央那朵高高浮在空中的云上,美人狭长的眼睛垂着,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黑衣的年轻人。

“是。”黑羽说。

“这可是一份苦差事,给亡魂引路,维持人间和地府的平和,还要保证阴阳两界的界限分明,百鬼夜行的时候天天都在打架……”阎魔滔滔不绝的数落起这份工作的诸多不好,但黑羽只是看着她。

“我知道了,”阎魔也拿他没办法,这个年轻人的眼神太坚定,不是她三言两语可以说动的。“但你也要知道,鬼使白完成你交给他的事情之后就该去转世投胎了,而你还是一个人。”

“我知道。”黑羽的表情终于在提到鬼使白时松动了,他露出一个几乎称得上是温和的笑——这在他偏激的一生中,几乎是从未出现过的表情。“地府又湿又窄,他不应该被困在这里。”

“那你不在乎你等待的这些年啊?无论如何鬼使白都是想不起你是谁的。”

黑羽:“……你怎么知道?”

阎魔点了点判官桌上摞着的一沓文书:“你以为我呆在这么无聊的地方天天都在看什么?”

“……说不在乎是不可能的,”黑羽说,“但我能追上他一次,肯定也能追上他第二次。只要能和月白在一起,下辈子我们两个谁是哥哥谁是弟弟我不在乎,真的。”

“至于能不能想起我……”年轻人苦笑了一声,问道,“想不起和遗忘有什么区别吗?”

阎魔:“大概……是没有的。”

无论是将黑羽的存在从月白的生命里掩藏还是抹去,他都已经不再是他的了。


“那你去吧,”阎魔叹了口气,“送他走后,回来领命。”

“是。”

“还有,”高高在上的地府之主叫住这个不肯松手,也不肯回头的年轻人,“告诉我你现在的名字。”

年轻人回过身,弯下他从来挺得笔直的腰。

“鬼使黑。”

名字是有力量的,鬼使黑一边向外走,一边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他的魂魄不再虚浮于空中,拥有了实在而沉重的分量——他在拥有一个崭新的身体。

给一个魂魄以身体——这是需要代价的,同切肤刮骨之痛不同,他能感受到每一根骨,每一条筋脉缓慢清晰的从他的魂魄中生长延展,好像要将他撕裂一般,生生的拉扯出一个可以称得上“活着”的躯壳。

但这并不是最痛苦的。从他放弃了自己阳间“黑羽”的身份的那一刻起,一切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东西都在被抽离着离他远去。感情和记忆,那些从生命里长出来的花,还有心尖上住着的那个人——甚至是不久之前面目全非的故人重逢和上一刻他舍身的原因。

他离开黑羽在世间逾逾独行的道路而走上另一条,尽头仍然没有那个叫人心心念念、牵肠挂肚的白发少年在等他。


“黑羽!”

鬼使黑猛地抬起头,这一声喊像是一把锁,把他即将失去的所有过往和富有生命的爱意牢牢地锁在了魂魄里。

少年模样的鬼使站在路的尽头看着他,地府穿梭不停的阴风吹起他宽大的白色衣角,招魂幡立在身侧猎猎作响。

他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困惑:“怎么?你要当鬼使吗?”

“是啊,”鬼使黑慢腾腾的伸了个懒腰,“我有心愿要你完成。”

鬼使白推开面具,从鬼使黑的角度能看到他上调的殷红眼角:“什么心愿?”

年轻人笑起来,像个有糖吃的孩子一样,连眼睛都弯成了细长的新月。


他说:“和我一起回家吧。”

tbc


评论(5)

热度(25)

  1. 炮兽兽最近想当现充-拈花温酒- 转载了此文字
    妈呀你好高产?!!!好快!